童年
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日期: 2020-06-09

只是坐着看了一会花落,便觉得光阴匆匆,不知不觉,已是人到中年。有人说,童年像一场梦,梦醒了,我们就成了现在的样子。可是,长大了,变老了,童年的记忆却活了。

摔瓦屋

鲁西南的孩子,大都玩过。两个或几个孩子一起,用泥巴捏成窝窝头的样子,然后大声唱着歌谣,“我的瓦屋结实不?”“结实”“”我的瓦屋摔得响不响?”“响”“我的瓦屋摔烂你来补”……歌词现在记不太全了,大概是这个意思,在双方一唱一答中,那个拿着泥巴的孩子卯足了力气、甩开膀子猛地一摔,随着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泥巴便摔出个大窟窿来,赢来围观的孩子们大声欢呼。这时,对方就用自己的泥巴补上这个大窟窿。这样的游戏我总能赢,经常会把对方的泥巴全赢过来。输急了的,甚至会哭鼻子,看他哭得可怜,我又往往把赢的泥巴还给他。每每玩得热火朝天,争得面红耳赤、又开心不已。

捉知了

麦收以后,特别一场透雨过后,知了会疯了一样爬出地面。可是我害怕从地上洞里摸知了,生怕摸出一条蛇来。我喜欢和兄弟们一起粘知了。就是用长长的竹竿,一头绑上铁圈和网兜,杆头用自制的面筋涂上,去粘树上的知了。很难捉到。偶尔捉到一个,便会开心得不行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弟弟们在二哥的带领下去河西捉知了,弟弟们跟着二哥都沿着河边迅速走过去了,而我走到半路,看着脚边波光粼粼的河水,忽然害怕起来,便蹲下不敢动,看着兄弟们渐渐走远,不禁失声痛哭起来。哭声惊住了兄弟们,他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二哥使劲吸了一下鼻涕,又用袖子使劲一擦,大声喊:“妹妹别怕,你慢慢来”。我仍然不敢,仍然使劲哭。最后被河边洗衣服的八嫂抱了过去。

晚上捉树上的知了比较容易。二爷爷家南边是个大坑塘,岸边长满了树,树上知了特别多。晚上,我们就在树下生起一堆火,然后有力气的二哥,或是二爷爷,使劲跺树,知了便会纷纷地从树上落下来,我和弟弟们负责迅速捡拾,往往一晚上能捉到两三大盆。

看电影

在小时候,看电影可是最新奇的事情。放电影的一到庄上来,那天孩子们不顾得吃晚饭就会早早搬着板凳占好位子,有时候板凳不够用,还要在地上划圈占地。但是,看“三打白骨精”时,妖精一现出原形,就吓得很多孩子不敢看,甚至哭。

稍大一点的孩子,不仅在自己庄上看,而且会追着电影队到邻近村庄挨着看几个晚上。有一次,我为了追赶已经先走了的大孩子,竟然忘记了害怕,抄小道在一片坟地中穿过。那片坟地,那天下午还刚埋了一个逝去的人,我还跟着看出殡了呢。

听戏

因为那时候正赶上我们的国家开始改革开放、解放思想吧?乡村小剧社竟然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这样我们见到的戏团组织就多,庄上唱戏的频率也高。像看电影一样,孩子们照例是要早早占座位的。而我看戏,不仅仅喜欢看戏本身的热闹,而且还对舞台上“三五步遍行天下,六七人百万雄兵”、“顷刻间千秋事业,方丈地万里江山”的神奇充满了向往,特别是戏中花旦的妙舞蹁跹、风月无价与艳歌婉转、弦索齐鸣,更让我喜欢的不行。于是,我便产生了学戏的念头。但是回家对母亲一说,母亲却坚决反对,母亲认为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何况属下九流的戏子呢?当时与我一样想学戏的伙伴,鼓动我一起跟着戏班偷跑,被我坚决拒绝。

现在想来,母亲的意见是正确的,我只是空有一腔热情,嗓子并不适合唱戏。但是看戏的那种美好感觉,却深深地印在了我记忆里,直到现在,我依然喜欢听戏。花深深,柳阴阴,听隔院声歌,且凉凉去;月浅浅,风翦翦,数高城更鼓,好缓缓归。

还有跳绳、丢沙包、捉迷藏等等,儿时的游戏,哪一样都能让我们当时玩上半天、现在想来忍俊不禁。我们没有网络、却有许多玩伴的童年,可真是丰富多彩。(九三学社菏泽市委  侯颖)

   
« 上一篇:梅园赋
» 下一篇:致青春
网站地图 |  联系我们 |  移动端 |  电脑端 
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鲁ICP备12026643号
您是本站第24704261位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