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的模样
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2019-08-16

 昨天新柳刚刚吐芽,今就盛夏了,不知不觉,就会是秋意凉薄,花开花落,就老了年华。从未对时间这么敏感过,即使感叹时光易逝,也未想到过用时间丈量生命的长短。谁知道生命与日子紧密相联呢?

从未信过佛,当我虔诚地跪拜在菩萨面前,一祝君安好,二愿君安康时,不禁悲从中来,忽然感觉到人在自然面前的无能无力,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。斑驳的记忆,迅速涌来,浅黄的时光里,我看到了我们一路同行的背影。

有人说,所有的痛苦只是被记忆过滤后放大的结果。幸福何尝不是?当时并没感觉到的幸福,在记忆里细细品味的时候,忽然变得浓郁,把那些模糊的甜蜜沉淀成清晰的真切,心便开始疼了,有你真好。你说,内心的强大可以战胜一切,相信自己。忽然就掉了泪,你是坚强的,病中还记得安慰我。是的,心理最重要,明朗的你,宽厚的你,自信的你,积极的你,一定会和幸福再次握手的。

 人呢,总是这样,不经历磨难抑或挫折,就不会珍惜身边的美好与幸福。总有一件事让自己震撼,才会去认真思考,而变得越来越平和,懂得感恩,学会珍惜,善待亲人。 有时候,一个人走很远,想很多。想起那天的仿山之行。寺里的大嫂说,你看咱们现在的日子,多好啊,过去的大地主也没咱们现在吃得好啊,赶上皇帝了......看着大嫂一脸的幸福和满足,忽然一阵感动。她的日子并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,她只是很知足,所以才如此幸福快乐。又想起季羡林笔下的两个母亲:《夜来香花开的时候》里的王妈和《母与子》里那个母亲。在那个积贫积弱的旧中国,战乱、贫穷、落后导致人民流离失所,食不果腹,在冷酷和黑暗的命运支配下,她们毫无尊严的呻吟着活下来。她们,只是旧中国劳动人民生活的一个缩影。那个母亲,说她的独子,因为在家没饭吃,偷跑去当兵,去年只接到他的一封信,说是不久就要开到哪里去打仗,到现在又一年没信了;问“我”是否知道她儿子在什么地方?还要“我”保证,他不会被打死.......后来她的儿子终于又来了信,是阵亡的消息。她却误以为是什么好消息,期盼的让季羡林读给她听......看着她“干皱的面纹,霜白的乱发,眼睛镶着红肿的边,嘴瘪了进去。就用这瘪了进去的嘴一凹一凹地絮絮地说着话”,季羡林不忍心告诉她真相。看到这里,悲哀啃着我的心。这些可怜的、穷苦的母亲!她们的幸福是什么呢?可能只是一家人团圆在一起,能吃饱饭,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现在,我们吃的是什么?穿的又是什么?和她们比,我们不是已经很幸福了么?但是我们很多人为什么依然感觉不到幸福呢?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,健康、平安、团圆何尝不也是一种深切的幸福呢?

很多时候,我们认为幸福是达到了自己的要求,满足了自己的欲望。不甘平庸,喜欢有棱有角的活着......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然后小心翼翼的捧着所得二百欣然自得:我是努力了的,尽管满身伤痕。还是年轻的缘故吧?

是我老了么?幸福再不是年轻时想要的模样,突然渴望平和与安宁。现在我希望的幸福竟然是,在一个安静的黄昏,与你牵了手,一起走。(九三学社菏泽市委  侯颖)

   
« 上一篇:那棵葡萄树
» 下一篇:星空遐想
网站地图 |  联系我们 |  移动端 |  电脑端 
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鲁ICP备12026643号
您是本站第14690757位客人